柒Sera

最近沉迷飞鼠,以及次子/AC/WD/血源约么

次子】兄弟】Delsin不小心磕嗨了瞎表白

1.梗源自qq空间上的一个小视频——一个妹子麻药没过疯狂表白男护士

2. 500短打

3. 日常ooc

4.没抓虫……(有虫麻烦告诉下我改去(被揍))











“哥——”Delsin拖长了声音,右手紧紧的抓着身边的人“我——好爱你啊——”

Reggie无奈的看着自家不省心的弟弟——刚才突然接到他的电话,说Fetch告诉他了个新的毒品交易点,好说歹说让这货共享了GPS的地点,花了半小时赶到了之后除了一股子烧焦的塑料味还有浓重的大麻的味道,好吧,不用说也知道他刚炸毁了几个集装箱的毒品‘这熊孩子都不知道等我的么,说好的别单独上呢’

 

“哥——”大概是看不惯自家哥哥溜号,Delsin拽了拽Reggie的衣服继续说着“你爱我么——你应该我爱的——”

 

“啊……好好好我爱你,你现在磕嗨了,让我们先回家……鬼知道这里还有没有其他毒枭……”他嘟囔着,想要把Delsin拖回车上

 

“回家……不,我们不回家……”Delsin突然一个反手搂住了Reggie“我们要去结婚……这样哥你就是我的了”

 

Reggie感觉身边的人有烟气化的趋势,想都没想就喊了出来“……不是你等等!!!”突然一阵安静……Reggie看着眼前的人使劲瞪着那双“狗狗眼”,等着他下一句话“ummm……我们……我们已经领证了不是么”说着自己都不信的话,Reggie感觉脸上想被烧起来了一样,‘兄弟领个毛线球的证’一边吐槽着自己一边继续讲“你是我弟,我本来就是你的”

 

看着Delsin迷迷糊糊的在思考,Reggie决定再接再厉“你先跟我车上……我带你回家”

 

好的然后他俩就回家了,Delsin清醒之后被他哥数落一顿就酱紫【你等等



END

复健存文

黑魂骑士和血源猎人
复健


骑士一个用力打开了宝箱,意料之外的舌头让她慌了神
——宝箱怪!

迎面而来的腥臭让骑士本能的想要退开,却被宝箱中迅速伸出的双臂抓了个正着,慌乱之中她用手紧紧的抓住宝箱的顶部企图把它合上

但人力终究敌不过怪物,一直以来穿着厚重铠甲为了抵御怪物的骑士依旧宝箱怪轻而易举的抓了起来,灵活而有力的双臂完全没有因常年蜷缩在宝箱中的僵硬。

‘我要死了么…算了…’心跳好像雷声一样在耳边鼓动,骑士绝望的看着宝箱怪的的大嘴离自己越来越近,短短的一秒又仿佛被无线拉长

“bong——”不知道从哪发出的声音

被围巾挡住的脸上勾起了一摸坏笑“你再张嘴试试”

次子本小调查w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啦x

無望:

是的又是我,占tag做个调查。


打算出一个36P左右的图文本清水欢乐向主Rowe兄弟亲情向,有Rowe兄弟CP向。


无拉郎


主要内容包括短漫四格插画


画手:Kin @kin ,Sano @SNKT 


文手:77 @柒Sera ,颜謚 @無望


Guest:S.T.A.R  @S.T.A.R 【可能还会有神秘嘉宾!


定价大约在30~45块,也许随本附送小周边(贴纸or徽章)。冷圈纪念本,走过路过不来一发嘛!!


有什么意见或者建议的话希望能提出来哦w


感兴趣的小伙伴请来这里投个票吧=w=:http://vote.weibo.cn/poll/137280408


预览会在一段时间后放出,如果本子窗了,那是因为kin大聚跑了2333

次子】兄弟】血源诅咒——第一章

写在前面的话
1. 血源背景下的Rowe
2. OOC预警
3. 文风不能吃
4. 没捉虫


















第一章
“唔…‘’一声细弱蚊蝇的呻吟打破了屋里原有的寂静,紧接着轻微的洗簌声从床上传来。他揉了揉脑袋,从病床上做起来,他没有着急离开这个令人厌恶的地方。他下意识的蜷缩起一条腿,把下巴放在膝盖上,双手环住腿,好像这样就可以让他安心——他依旧想不起自己是怎么来到这个地方的,残破的记忆让他根本无从下手。只能选择根据那个轮椅老人的只言片得出几个结论

1. 是我自己找来的——这个结论让他很是苦恼,因为他除了一个名字Delsin以外没有其他的记忆‘或许这个就是我的名字?’他乐天的想着

2. 亚楠是血疗之乡——也就是说刚才是被所谓的血疗了…

这个认知让他胃部一阵翻腾,自己在也不是普通人了——普通人这个词就像是一种执念,无法遗忘无法改变。

3. 最后的女声,hunter到底是指什么——手指用力的按压着太阳穴,好像这样就可以理清思路

‘’好吧…反正这么想也想不出个所以然,四处转转说不定还有收获”

这么说着,Delsin一个纵身跳下病床,感受着身体内充沛的力量“WOw,这可真是…”

‘有了这种力量,就算没有超能力也能和他并肩了吧…超能力?’他疑惑的想着,突然间被椅子上的信吸引了注意

【寻找暗淡之血以在猎杀中胜出】他用手摩擦着信纸,希望可以从这张便签上找到更多线索

‘纸的之地只是普通的草纸,多处的褶皱看起来并没有好好保护,像是被写完之后随意的丢弃在这里’他把纸贴近鼻尖轻嗅浓重的血腥味扑面而来,甚至盖过了房间里原本有的味道

‘好吧现在可算是有点迷了…暗淡之血是什么,猎杀又是什么’他厌恶的把纸放回原处,抬手打开了通向外面的大门

迈下最后一节台阶,眼前发生的事让Delsin楞在原地——巨大的狼人正在啃噬这什么。他下意识的摸了摸后腰,想要掏出什么——空无一物

‘靠,这什么东西,我手里也没…'思绪一断,他问自己,没有什么?好像是很重要可以用来保护什么的东西。Delsin低头瞪着自己的手,好像这样就可以瞪出记忆一样。紧接着他自暴自弃的垮下肩膀‘算了不想了,反正我根本打不死他…看看能不能从它面前跑过去吧…’

肩膀剧烈的疼痛让他的意识渐渐模糊,眼前的狼人的样子也变得忽明忽暗,最后万籁俱寂

‘我怎么能在这里死掉…'

次子】兄弟】血源诅咒——序

写在前面的话

1. 起名废,就这样就好了
2. 一直的脑洞,这次发烧突然就码了一点也不知道能不能坚持(躺平
3. 目测是中篇,(然而我的中篇都是太监了的就不说啥了(躺平)
4. 依旧次子骨科依旧ooc依旧有一只全程打酱油毕竟血源的主角只有一个(润发闭眼.gif
5. 无Beta,如果有虫请留言告诉我,万分感谢
6. 血源我就不打TAG了(躺平




















Oh, 你好

——吱嘎作响的轮椅与压低的咳嗽声,混合成令人毛骨悚然的背景乐

你是来寻找血疗的么,你来对地方了

——刺鼻的福尔马林和蒙住眼睛的纱布,忽明忽暗的灯光

一切手续都已经准备好了,我们开始吧

——低沉的笑声伴着血液流入身体时发出涓涓的声音

巨大的野兽伴着刺鼻的血腥味掩住了福尔马林的味道,慌忙的想要后退却发现身体被死死的固定在了病床上。

——吼

从血池里爬出的怪兽发出徒劳无功的咆哮,挣扎着想要摆脱附骨之蛆的火焰,最终变成点点的灰烬,无牙的信使张着嘴,似在无声的祈祷

——ahh, you find yourself a hunter.

次子】兄弟】僵尸围城

1. 哥哥全程打酱油

2. 西雅图僵尸围城

3. SAN值掉没了就这样吧

4. 依旧OOC

5. 真正想写的梗没写,下次SAN没了接着写,反正中间开了三个支路出来

ps.我真的Sanity没了要是最近欠揍了在这里说一句抱歉,SAN没了直接黑化了我的锅







“我屮艸芔茻?!”Delsin表示他起床之后都有九成几率受到惊吓,但小时候是哥哥用力的打开窗帘,长大了是哥哥用力的踹开房门都没有今天的这个惊吓来的恐怖——僵尸。感谢僵尸不会顺着梯子爬上广告牌。

 

Delsin从来没想过有一天自己的超能力会作为保命的东西,他从一开始就不想要,也不希望自己有超能力,但是看着楼下的情境,他深深地感觉到——就算变异超能力这种变异方向也好过于僵尸。

 

“Hey,这里是西雅图警局,我是Reggie Rowe,我暂时有事无法接电话,有什么事请在滴声后留言。”Delsin皱着眉,双眼死死的盯着手机,就好像下一秒它会被接通一样——然而直到被自动挂断,依旧没有任何人接听。Delsin深吸了口气,重新打了过去“Reggie我是Delsin,整个西雅图看起来都被僵尸占领了,我不知道你怎么样,把手机GPS打开我去找你。注意安全。”距离西雅图‘僵尸潮’已经半个月了,尽管每天他都会出去寻找Reggie,但他依旧养成了每天给自家哥哥打一通电话的习惯,不过除了最初几天他还觉得哥哥会在下一秒就接听,但是从Reggie手机没电只能往警局电话之后……可以说他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

 

紧接着他拨出了另外一个号码“Fetch?哦谢天谢地你你终于接电话了,你没事真是太好了……我没事……等等我听不太清,这边的僵尸太吵了”Delsin用手揉了把脸,运起烟气扔个火球下去“恩你接着说,Eugene也没事?好吧你们居然在一起,或许超能力者都没事?你把地址发我我马上过去,一会见” 就算他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但只有超能力者不受感染的可能性依旧让Delsin心里突的一慌,他狠狠地挂断手机粗暴的塞进口袋‘Reggie肯定没事的,他不是超级警察么,说不定他就藏在哪呢’这么想着,蓝色的翅膀瞬间把他带上高空。

 

尽管Delsin和Fetch他们汇合了,但是好景不长,两个月之后Fetch和Eugene陆续也出现了僵尸化的倾向,为了避免超能力僵尸的出现,他们选择了自杀。

 

仅存的超能力者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了鲑鱼湾,他静静地靠在海报边上,“咳……我也差不多了”本应缠绕着铁链的位置被一个深深的咬痕取代,“Reggie我该怎么办……我找不到你……”

“……”

突然间他好像听到了什么声音,猛地扭头一看——米黄色的外套

 

 

 

Reggie——我找到你了,原来你一直就在这里。

 




僵尸发出咯咯的声音,对着Delsin张开了口




END.

次子】兄弟】饥饿7题

写在前面的话
1. 忘记梗是从那找的了一直存在手机里,如果有亲知道原作者是谁请告诉我我会去问可不可以用,如果一直没消息的话我就先用着了…
2. 兄弟弧攻轻向,污力不足不会开车,意会就好…
3.继续ooc
4.越写越短什么的真的是太惨烈(躺平



















 1在大庭广众之下直接干脆的表达爱意

‘Shxt…他又过来了…’
Delsin把手里的喷灌揣到兜里,用手摩擦着下颚,犹豫着要不要用氖气的能力跑路。
“Delsin?!!”
“老哥你看我这么爱你,你就别抓我了这次…”
冲着刚刚推门出来的老哥,用氖气的能力迅速跑到对方身边,在脸上落下一个带着氖气的吻——看我的霓虹唇印x

        ——行了熊孩子这次死定了




2. 在众目睽睽下表情严肃正经的悄声说下流话

“Shot me. shot near me... ”
“行了老哥我就算真的射到你也是在晚上”Delsin俯在‘假’超能力这身边悄声说,全然不顾身边的人脸红的跟个辣椒似得x(我就是不说苹果,一开始想说像柿子我会说



3. 用明显带有个人风格的衣饰装扮对方

Delsin永远想不明白自家老哥到底是怎么一年到头穿着警服不脱的——知道他自己穿上他们




4. 在做爱前想野兽一样的打斗

Delsin本以为自己看到哥哥还活着的时候会兴奋的得飞起来,然而事实是在看到Reggie出现在自己面前时想都没想就一拳揍了他一拳,“我以为你死了!”

——然后他们干了个爽




5.在另一方痛苦的时候用做爱来相互慰藉(自慰

“唔——Reggie——慢点——”Delsin抱着自己失而复得的兄弟哭了出来




6. 在对方有特殊意义的地点疯狂做爱

听到长屋外轻微的响动,Delsin用手捂住了Reggie的嘴“嘘——你不想引Betty来吧”





7. (在另一方身上强硬的)留下属于自己的印记

Delsin一直想把双头鹰纹在Reggie身上…然而他再也没机会了



END

次子】兄弟】发烧

1.陆氏弗拉格综合征患者——旗子哥

2.时间为西雅图大战之后

3.刀



















 

“啊……啾!”

 

Delsin用手揉了揉有依旧有点发痒的鼻子,从被子里探出手拿过杯子抿了一口,太阳穴一跳一跳的仿佛随时要从头上跳出去,他皱着眉重新把脸埋回被子堆里想着只要睡着头就不疼了,但很明显有人不想让他就这么简单的睡着

 

“就算你是超能力者,也不应该在雨天不打伞就出去。更不应该带着你那个吸饱了水的毛织帽。是谁说自己不会发烧的?”Reggie的声音从床边传来 “跟你说了多少次了别跟紫头发的人玩耍”

 

哦天哪Reggie回来了……听到Reggie的声音Delsin把脸埋得更深了点,感觉鼻子快被压瘪之后才停下想把自己闷死的举动

 

Reggie的声音好像是放大了无数倍直接在他脑子里响起,太阳穴连带着后脑疼的更欢了。“Reggie你小点声……Fetch不是紫头发” ,Delsin不确定自己有没有发出声音,就连咽口水都让他觉得有木屑卡在嗓子里“头疼……”

 

不过很明显Reggie听到了,还重重的叹了口气,紧接着床边凹下去了一块——哦,他坐在床边上了“你这德行还跟我争论Fetch是不是紫头发……”

 

“让我睡一觉就好了……先别动我……”Delsin下意识的晃了晃头,想要把脑后那只手弄掉, “睡一觉我就好了,睡一觉……”

 

意识彻底陷入黑暗之前,Delsin隐约听到了一声

 

“晚安,Delsin”——晚安Reggie

 

 

 

 

 

 

 

“Reggie?”Delsin把脸从被子里拔出来,目光涣散的看着雪白的天花板

 








——没有人回应

 


——END——


和颜谥(无望)宝宝一起写的写手15题嗷!开心到飞升

本来上周就应该做好的结果某7赶上考试乱七八糟的就……【猛虎落地xN】

_(:з」∠)_

 @無望 

次子】兄弟】喷罐

1. 这是写问卷的产物…本来打算放在问卷里面的结果不小心写成小短文了(躺平) @無望 
2.梗出自/我等你到35岁——南康白起
3. 大概…继续…ooc
4.刀吧?至少梗是刀

5.没捉虫,有虫子感谢帮忙【喂x















“hey Reggie,你在哪呢?”Delsin拿着汉堡吃着,深处一条腿垂在房檐外微微的晃动,他歪着脑袋用脸和膝盖夹住手机,“恩,我的喷罐用完了。我没到处涂鸦……好吧就算我涂鸦了你也抓不到我。”他腾出手拿过可乐喝了一口,含糊不清的说着“放心我不会给你机会抓我的,帮我带点喷灌回来吧?蓝的红的黑的都要新的了。”

Reggie从小就不喜欢Delsin到处涂鸦,从最初的的蜡笔到现在的喷漆,本来Reggie的想法是丢给不懂事的弟弟丢给一盒油画棒告诉他这盒用完了他就回来了。没想到等他打工回家之后发现自家弟弟真的把这一盒都用完了。这个小家伙把家里能涂鸦的地方都涂过了,还一脸自豪的等着他去表扬——结果第二天Delsin保证再也不在家里涂鸦之后Reggie才去为Delsin的屁股买消肿药。Delsin长大后逐渐认识到就算蜡笔不用完只要时间到了Reggie依旧会回家,但用涂鸦打发时间这个习惯Delsin不打算也不准备改,所以就变成了每次用完“材料”之后Delsin就会让哥哥买点新的回家。

 “我该走了,下次聊,记得的喷灌” 咽下最后一口汉堡,Delsin一抬手,包装纸就随着烟雾一起变成了细碎的灰尘。

瞥了眼散落一地的喷罐,他合上了手机

“Reggie,喷罐干了就算用不完了吧”


-END-